查看: 25|回复: 0

太阳熟了我的绿豆 hj1h2trd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10-10 10:32:2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   

  有一阵子,绿豆被公众和媒体炒火了,快要成爆米花了,价格一口气飚到十几块钱一斤,大街小巷都在说绿豆。什么东西一贵,看着就不寻常,我在超市的粮柜里抓起一把饱满光滑的豆子,从指缝里缓缓的漏下去,再抓一把,再撒下去。豆子凉凉的,手感结实、饱满,外表光滑,光泽熠熠,那光泽,自然、内敛、不张扬,极有好感。我忽然想到,检验一个人是否成熟,可以用豆子的标准来对照的。   

  说不上爱不爱吃豆,最爱的似乎还是纯纯的白粥和小米粥。因为体质燥热爱上火,晚上没事,在家熬绿豆汤喝,期间还甄选过适当的烹制时间和火候,汤色的红绿,放白糖、冰糖还是不放糖。说实话,感觉不到有什么明显的效果,我只当茶来喝。还用雪碧瓶子生过绿豆芽,电视上一个女教授教的活色生香,其实“色差”很大,不能信。后来什么都懒得弄了,厨房窗台上塑料碗底剩下一点绿豆。再后来下基层工作,做饭的机会少,我人又懒,偶尔回家吃一顿,也极简单,方便面煮青菜,填饱肚子就行,绿豆就一直搁在原地,每天被西晒的太阳照上两三个小时,寂寞看着白天黑夜往复交替更迭。   

  我喜欢植物,喜欢所有的植物,开花不开花的,结果不结果的,高低胖瘦圆圆扁扁,甚至是枯萎了的,通通喜欢,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,这种铁定的缘分从哪里来?我是槐树柳树杏树狗尾巴草转世吗?也不像。   

  我在阳台上种满了花花草草,野草也不舍得拔,任由它生长,看起来远不如别人家的整洁好看。   

  面朝东南的房子原先采光不错,至少有半日照,我吃饱了,光脚坐在窗前的木椅子上,整晌整晌的看对面的天空山峦,看眼前的花草和我手里的书,从不厌倦。后来盖楼了,层层叠叠遮挡了大半的阳光和整个山峦,天空窄的只容一片云穿过。对面多了很多方方正正的窗,数不清有多少,我真的数过。窗户白天都一样,偶尔有人贴出大红的喜字窗花。晚上不同,窗帘的色彩,灯光的明暗,熄灯的早晚都不同,窗户里的生活更是不同,我愿意在我的窗口展开想象,想象屋里的清净或嘈杂,安逸或动荡,用我不够聪慧的头脑和十指杜撰一些状态和文字,但我从未走近,不关心,也不好奇,更不打听人家的事,似乎有一些冷淡,有一些疏远,只对太阳天空山峦花草和我的书充满了热情。   

  我在五金公司买了三段六十公分长、直径一百毫米的PVC管,在管壁上凿了洞,装上土,横放在我窗外的栅栏之内,做成户外花盆。管子材质不硬,一把钳子就够了,只是洞口边缘钳的霍霍牙牙,像性急的老鼠草草啃就。土是从南山背阴松树底林背下来的,肥沃,疏松,虫卵多,我最怕长着两只坚硬触角的黑甲虫,从小就怕它,据说它爱钻洞孔,我睡梦里都小心的看守我的耳洞和鼻孔。   

  花草颇有收获,最漂亮的数海棠花,叶子褐红,一团粉白,招蜂引蝶,还诱来了螳螂。下班回家,走进大院,放慢脚步,我不忙上楼,舒心惬意的仰头欣赏那一片瑰丽,芫荽密了,介着吃,乌塌菜只有一棵,就许它长老了。   

  后来下了基层,十天半个月回家一次,花草自然是死掉了,窗外PVC管里的海棠和蔬菜也心不甘情不愿的干枯了,残骸散落,不知所踪。我很想收藏那些枯萎,风说它没见到,雨也说没见到。   

  有一阵子睡眠出了状况,在家反而睡不踏实。陈朋友热心,又懂阴阳,他说家里久不住人,太空旷了,魂魄不安。我听出他的弦外之音:我不在,有别的什么孤魂野鬼进来了。老陈让我尽量多回家,进门后先打开所有的灯,电视也打开,音量放到最大,一定要点火做饭,煮颗鸡蛋也行,熬一锅绿豆汤也行,锅台上最好冒冒热气,炒菜油烧红,锅铲子铲的擦擦响,总之动静要大,要造声势。我想这可能是要我告知闯入者:退避,屋主回家。他说要多种花草,自己培土自己种,过程很重要,花草能安魂。   

  我接受了他的建议。花盆器皿都是现成的,管子花盆都还在,只是花籽难寻,翻来找去,好不容易在鞋柜里找到小半袋乌塌菜种子,七八颗小芫荽种子则是躲在塑料袋的一角。全是四五年前买的,发芽的概率几乎为零。我还在厨房窗台上发现了这点绿豆,倒在手心有小半把,自己都觉得可笑,这绿豆从超市回来,在雪碧的空瓶子里拧紧盖儿放过,在冰箱的冷藏室呆过,又在窗台上的塑料碗里春夏秋冬住了两个年轮,能发芽才怪。但是我已经抓在手里,想放回去,又想试试。   白癜风用什么治疗

  忽然有些伤感,生活对我不公啊,这是我的家,我却像个心神不定的游子,屋里的所有,都和我隔了一段不短的光阴,覆盖了一层往事的尘埃,十个指头,都划不出一道清晰的过往。陌生,陈旧,恍惚,不真实。走乏了,都不想坐下来歇歇…   

  我把绿豆撒在PVC管的三个窟窿里,拿小刀拨拉拨拉土盖好,浇足了水。长不长,就看它们了。   

  我后来很疑惑,我把陈先生的话奉若圣旨,照单去做,却明显做了件不太靠谱的事,慌里慌张,亟不可待的。   

  能写这段文字,就能猜来结果——绿豆出苗了,整整齐齐一行二十四棵。小的时候我认不出来,但那绿色足已让我欢欣不已。我时常惦念这个家,惦记窗前那一行真实的存在。打开家门,先看花,给它浇水,松土,再开电视,放音乐,打开所有的灯,把地仔细的洗一遍,然后歪在沙发上,享受汩汩流淌的时光。   

  七月开始大忙,我回家的机会就很少了。有一回,我走近阳台,走近我的植物,哦,半尺高的豆秧上结北京哪个医院治疗白癜风专业满了豆荚,细细的,绿绿的,鼓鼓的,精神饱满的难以置信。第一茬,我摘了十七个豆荚,它们还是绿的,没熟透,但肯定熟了,这次不摘,下次回来肯定会崩开。我把我新打的粮食晾晒在杉木茶海弥勒佛的旁边,让它在佛的关照下完成生命的最后一跃,裂开豆荚,蹦出一粒粒新鲜的豆子。多么美好的事啊。   

  秋天,豆叶黄了,顶上的花却还在开。多有趣,一棵小树上,顶上是春,根部是秋,开始与结束共存,美丽与死亡同在。就让它开开心心的开它的花吧,有没有结果要什么紧。   

  有两个豆荚收晚了,刚到手掌,豆荚裂开,小豆子四下崩掉,几颗蹦到窗外,不知所踪,几颗骨碌碌滚到地板,七颗,其中一颗藏在沙发底下,我平展展的趴在地上,用笤帚扫了出来,颗粒归仓嘛。   

  其实初夏的那个晚上我还种了瓣蒜,栽在掉了把儿的咖啡杯里,它们没发芽,干成了苍黄。我原样没动,就那么放着。冬天或许闲得下来,再买些种子来种,海棠啦,芫荽啦,绿豆啦,哦,绿豆编辑评语亲爱的作者,欢迎进入红袖投稿,希望以后注意:段首请空两格,已帮您排版好。最好一次性就排版好,多次修改,后台短时间内不显示。可自行百度“自动排版工具”,将正文在排版工具中排好后再复制粘贴到红袖的文本框里。     期待佳作。(编辑留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店家加盟|衣网天下 ( 工信部备案 皖ICP备13001346号-2|申请友情链接|网站地图 123

GMT+8, 2018-5-24 23:19 , Processed in 1.953125 second(s), 33 queries .

Powered by Baima Licensed

© 2005-2013 Heong Inc. Design By ALEX!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