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22|回复: 0

辗转,不被饶恕的青春 wpaf0akh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10-8 08:15:3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那是一段乏善可陈的暗恋,对于彼此的一生也许都微不足道。那句没有说出去的话将会成为一生的遗憾,终其一生都不会再有那样的人在你最无知的岁月里许你共看夕阳。   

  ——夕——   

  窗外蝉玩命的叫,他把头埋在光晕里,避开老师的目光,有时我会觉得他就是一只偷懒的猫。   

  我承认,我喜欢他。   

  我的名字里有“夕”而他的名字里有“阳”,就像是上帝用文字开的一个玩笑。   

  ——阳——   

  蝉声叫地我耳膜发痛,我趴在课桌上小心翼翼地躲开老师的目光,看着她翻动淡紫色的日记封皮。她垂下的发丝盖住了一侧的脸庞,她的皮肤像是透明的,白的像楼下花坛里的玉兰,上挑飞起的眼角带着点点疲惫,笔尖飞动,在日记上留下墨痕,她的字一向如她的人一样清秀。   

  我用笔偷偷地在纸上写下两个字:仙女,然后又偷偷撕掉。   

  她的名字里有“夕”而我的名字里有“”阳”,就像上帝用文字开的一个玩笑。   

  ——夕——   

  我喜欢他,可也许我永远也不会讲。   

  我看着他看向黑板的目光一会儿又望向窗外,我看着他在成绩一次又一次给他打击时无数次想去安慰,又一次次堪堪收回脚步,我看到他上课时一次次偷偷睡觉,看到他的课外书在成堆课本中露出一个角。   

  高三的战鼓打响,我不敢与他接近,怕自己陷入其中无法自拔。   

  但每一次我都会想起他。   

  老师写板书时我会想起他长长的睫毛,考试时我会想起他骨节分明的手指,做作业时我还会想起他孩子似的笑。   

  前几天是圣诞节,我跑到街上给妹妹选礼物。   

  难得一见的大雪。隔着斑斓的橱窗,我看到精品店内他站在柜台后。他的家庭不是很好,有同学说他在这里打工,可相遇太过突然,隔着片片飞舞的雪花,我看到他抬了头对我笑笑,那一刻竟让我觉得那么安心,他是个大孩子了。男孩子的笑有了成熟的味道。   

  回家的路上我仍是想起了他,路旁的商店里放着音乐,婉转悠扬。我才知道喜欢一个人这么简单,原来我不是别人口中不懂得喜欢的怪物,有个人是你的执着,原来这么好。   

  那一刻我真恨我的自卑,有些话简简单单地可就是不愿讲,我永远也成不了芫芫那样的女生,如果她喜欢谁,大概会冲上去抓住那个男生的衣领威胁他。或者直接让她哥哥的小弟们去想办法。   

  可我不会,我一辈子也成不了那种女生,有些东西我最受不了,如被施舍的爱。   

  ——阳——   

  她站在店外的大雪里,雪花在她的鼻尖融化,像天上来的仙女。   

  她很漂亮,但我不知道她是太自卑还是太自负。至少我从来不敢靠近她。她看见了我,我对她笑了,我多希望那笑能让她眼前一亮多注意到我一下,她也笑了笑。我以为她会进到店里来同我说说话,可是她转身走了。   

  她总是那样,不远离也不靠近,可望而不可即。   

  过了一会儿芫芫来了。和她一起来的还有几个染着头发的男生。   

  有时生活就是这样戏剧化。   

  “我怀孕了。”她对我说。   

  “哦。”我点点头,她怀孕了和我有没有关系,我又没有碰过她。   

  “孩子是你的。”她的手撑在柜台上,她身后的小弟把店门关上了,今天老板不在,他们做什么也没有人管。她话一说出口,我数钱的手抖了一下,那些刚刚挣来的零钱险些从我的手上脱落。   

  “你胡说什么。”   

  “我是胡说,可我说是你的,就是你的,所有人都只会相信我。”她把手机打开,上面是一个月前的视频,我将她背进了房间,天知道那次同学聚会我只是把喝醉酒的她送进了房间就出来了,她的孩子是谁的我怎么会知道,她的小跟班甲乙丙丁?   

  “阳,我喜欢你。我们在一起吧,那天我只是喝醉了酒,明天我就去把他打掉,你又没有那么老套,不介意的对吗?”她似乎是在恳求。   

  “对不起芫芫,你别闹了。”   

  “我没闹,我是认真的,从来没有男生我追不到手,我也从来没有用这种口气恳求过什么人,你就当是可怜我不行吗?”她说着,几乎要哭了。   

  “不可能。”我一步不让。   

  “我就那么让你讨厌吗,我只是贪玩,又不是多坏的女人。我现在连孩子是谁的都不知道,如果你不要我,那你让我以后怎么过,我才十八岁,我还有大把大把的时间等着人去爱。”   

  她说的没错,一个女孩子发生了这样的事情。那天我应该保护好她的,可是别人犯的错误为什么让我负责,我不该有自己的选择吗?   

  “对不起。”我说道。   

  “慕阳,你真绝情。”她说道,泪水沿着脸庞滑落:“你最好考虑清楚,我再给你两天时间,如果你不答应,你会后悔的。”   

  ——芫——   

  我几乎是用诅咒的口气对他说出最后一句话的,可是他还是那么果断地告诉我:不可能。   

  慕阳,我恨你。   

  第二天我把那视频交到了学校。   

  我是女孩子,也怕丢人,我也承受着所有人的嘲讽,可我没办法,我还是那样做了。就算是上不了学又能怎样,我家里不缺钱而且本来我成绩又不好,大不了回来和哥哥一起混。可是我也觉得我做的有些过了,学校知道后任慕阳百般辩解都没有用——他被开除了。   

  他自找的。   

  “大姐你不知道啊,”一名小弟说道:“听说他家里特别不容易,他妈妈在床上躺了好几年了,他从小就没爸,他们一家那点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,大姐你也真狠心。”   

  “就是啊,他人挺聪明的,就算不怎么好好学考个一本什么的也没什么问题。你这一弄的这十几年的学就白上了。”   

  他们说我难得也有愧疚心里,他收拾东西走的那一天我跑去看他,他把校服换了下来,拖着一箱子书。   

  那个干净利落的少年似乎一下子就颓废了。   

  “对不起……”我拦住他小声地说道,我从没想过会酿成这样的后果:“我们在一起吧,只要你答应我,我就让哥哥帮你解决你以后的小腿白癜风泡洗药方问题,工作什么的我给你找,大不了以后我养你。”我做着最后的尝试,我不能没有他,十八岁是雨季,也许错过了我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义无反顾地去喜欢一个人。   

  “滚。”他说。   

  “你说什么。”   

  “别让我看见你,觉得恶心。”   

  我怔在那里,我原本是乞求他的爱,换来的却只有恨,我一直以为我是无辜的,可他又何尝不是呢。他大概永远也不会喜欢这样的我吧。   

  夕阳西下,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周围的同学指指点点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店家加盟|衣网天下 ( 工信部备案 皖ICP备13001346号-2|申请友情链接|网站地图 123

GMT+8, 2018-5-24 23:32 , Processed in 1.859375 second(s), 33 queries .

Powered by Baima Licensed

© 2005-2013 Heong Inc. Design By ALEX!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